旅游新闻

尼日利亚:“好运”自然来?

发布日期:2022-03-07 22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对于2010年5月6日刚刚去世的尼日利亚联邦共和国总统亚拉杜瓦而言,运气是那么的不济:凭借民众对贪腐、寡头政治和族群暴力的憎恶,主张变革、清廉和族群和解的他,在一次并非毫无争议的民选中脱颖而出,成为这个非洲人口最多国家的总统,但2007年4月20日当选的他旋即被病魔所打倒,自2009年11月23日他离开尼日利亚赴沙特治疗后,他对于这个国家的控制力即告减弱——在此之后,与他直接相关的消息,就只有今年1月他接受BBC电话采访,表明自己“身体正在好转”,可以很快重返岗位,和2月他果真返回尼日利亚,却被告知仍然需要被“代理”,直到这位58岁的总统去世,他也未能重新掌握权力,推行他早已承诺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民族和解。

  而对于代理总统、前副总统古德拉克.乔纳森而言,正如他的名字含义为“好运”一般,他此次又交了好运:亚拉杜瓦的去世不但让这位代总统变得名正言顺,而且根据尼日利亚联邦宪法,直到2011年4月新的大选前,他都是这个西非大国的国家元首。

  这位环保专家出身的政治家第一次登上主流政治舞台,靠的就是“替补”:2005年12月9日,东南部巴耶尔萨州州长阿拉米耶赛加被控在英国洗钱,被迫辞职,当时是该州副州长的乔纳森替补上位,成为代州长、州长,并进而被亚拉杜瓦的人民(PDP)选为副总统候选人和亚拉杜瓦的搭档,在2007年4月当选副总统。

  在当时的PDP政客眼中,乔纳森是再合适不过的副总统人选了:有地方行政经验和“绿色”、“环保”光环,来自民族冲突最激烈的地区之一东南部,可以作为促进当地民族和谐的代言人,本人又不是当地主体民族伊博族人,而是小民族伊加族人,作为来自最大民族、信封穆斯林的豪萨族政治家亚拉杜瓦的助手,他既可以帮助推行种族、宗教和解政策,又不至于动摇豪萨族的政治优势,实在再理想不过。

  但谁也没想到刚满58岁的亚拉杜瓦竟是个药罐子、病秧子,任期刚刚过半他便频频病倒,最后干脆甩下政府一走了之,甚至连代理人都没有指定。在此期间,尼日利亚爆发了导致数百人伤亡的乔斯暴力冲突,北部伊斯兰极端势力和东南部分离运动都活动频繁,金融危机的冲击也让该国经济吃紧,面临通胀和大罢工的压力,这一切都需要强有力政府的掌控,而群龙无首的亚拉杜瓦政府显然难以应付。

  耐人寻味的是,直到今年1月22日,尼联邦才在宪法法院的催促下开始讨论代总统事宜;直到2月9日,他才获得代总统的“临时资格”,而正式资格须等亚拉杜瓦写信确认——但这封信至今也未获得。

  尽管被称为“非洲民主改革典范”,但尼日利亚其实仍然是部族政治:豪萨-约鲁巴政治联盟垄断一切,另一主体民族伊博族被排挤,人数最多的豪萨族凭借选票优势,占据了总统席位和政府多数。

  亚拉杜瓦的病重让问题一下变得复杂:本来在他健康前提下的最佳副总统乔纳森,一下成了“最麻烦代总统”:一旦按照宪法规定,由乔纳森代理总统,原本的豪萨-约鲁巴政治默契就将被一个来自东南部小部族的政治家所打破,一系列政治权力再分配将不可避免。

  正因如此,尼联邦政府和议会才不顾国家陷入混乱和无政府状态,长期拖延代总统的任命,甚至在不得不确认代总统后,仍然通过“授权信”风波,迟迟拒绝给乔纳森背书。对此十分不满的乔纳森在3月索性自作自画地改组内阁,提拔自己信任的人选,而这恰捅了“族群政治平衡”的马蜂窝,上层政治格局的混乱,导致族群对立的继续蔓延、经济形势的继续恶化、社会改革的停滞不前,以及一系列重大问题——从几内亚湾石油开发安全到国际反恐合作(穆塔拉布未遂炸机案让全球重新关注混乱的尼日利亚北方腹地)——的久拖不决。

  亚拉杜瓦的去世让一切暂时得到缓解:乔纳森在宪法条文的帮助下获得了将近1年的合法执政地位。但作为一个来自小民族和敏感地区的候选人,他的“好运”是否够用?

  理论上采用英国选举体制的尼日利亚,只要议会中政党占优势,就不至于提前触发大选,但PDP是豪萨人的党,亚拉杜瓦的党,今年3月乔纳森的改革就差点捅了马蜂窝,此前他们迟迟不让乔纳森“转正”更表明,在国家利益和族群利益发生冲突时,他们中的一些人宁愿优先选择后者,倘如此,任何一次不符合他们心意的人事变更或议案表决,都随时可能成为执政党分化和政府推倒重来的触发点。

  作为政治家,乔纳森并非无懈可击:他的妻子曾被指控洗钱,他本人也被指称对反腐败缺乏热情,作为副总统他可以享受“好运”,但作为代总统,他的好运是否够用,是否能给尼日利亚联邦带来好运,就只能走着瞧了。

  3名辍学少年为筹钱上网,持刀连抢2名学生的单车,被警方抓获,涉嫌多宗抢学生单车案。